探尋筆山書院舊址

文章來源:黔西南日報 發布時間:2020年02月26日 09:51:19 打印本頁 關閉 【字體:

     清朝末年,在第三座筆山書院就讀的學子

 

     第四座筆山書院校園內的八方魚池,曾是師生流連忘返之所,今已無存。這張照片,拍攝于1938年,圖片上的人物,為興義高等小學堂的教師合影

 

     1929年拍攝的老鸛墳及筆山書院建筑群,這是迄今為止,我們所能見到的筆山書院原貌圖。1905年,筆山書院改成了高等小學堂,到照片拍攝的時間,雖然已經過去24年,但參考當時的社會及經濟發展狀況,往往一座城市、一個廠礦、學校、單位在二三十年內,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化,由此可以推斷,這就是當時第四座筆山書院修建時的模樣

 

     1983年拍攝的欞星門

 

     昭忠祠所在地(1948年拍攝)

     提到筆山書院,興義人總是引以為驕傲和自豪。

     需要指出的是,筆山書院屢建屢毀,曾經四易其址,之間并無關聯,實際上是四座相對獨立的筆山書院。

     可惜,由于書院遺留下來的圖片文字等資料甚少,以至于它的容貌和輪廓,便被籠上一層神秘的面紗。因為不曾看見,所以便展開想象的翅膀,描繪各自心中的筆山書院。將其想象成江南一帶的書院者有之,將其與省內其它書院張冠李戴者有之。

     筆者是一個歷史文化搜索者與整理者,多年來一直潛心搜集有關筆山書院的資料,終有所獲。現將其整理出來,如能對準確認識筆山書院的原始風貌,帶來一些幫助,則夙愿足矣。

 

     第一座筆山書院

     第一座筆山書院,在今天興義市民政局宿舍之一的水井坡。但具體的修建時間,已經無考。

     沿著老城街往興義市原公安局背后那條路,一直爬坡而上,到山頂后,往南一看,山腳下花水河環繞,河對面是開闊的田野,直接通向壩美、灑金等小盆地。東南面與西南面,各有一條山崗連綿對峙,蒼翠蔥綠,風景優美。特別是左側臨近的一座山,三峰聳立,形似筆架,山腳龍潭(今已改建成自來水公司汲水站)似盤,方井像硯,故而命名為筆山書院,既取意地形特征,又適合讀書人的理想。

     據《興義府志》記載:清乾隆31年(1766年),后來中過舉人的王贊武、王奭武兄弟,就是在這所書院讀書的。可見第一座筆山書院的修建時間,應在此之前。

     李世雄在其著作《風云貴州》中這樣寫道:“筆山是那坡坡腳像一支筆樣的尖山。在光緒年間修建書院時,就把書院山門對著此山,認定這座吉祥山為風水山,故取名‘筆山書院’。”這個說法,已經是后面幾百年的事情了。

 

     第二座筆山書院

     第二座筆山書院,是清嘉慶十八年(1813年)時,知縣杜友李倡儀另建的。《興義府志》說,地點在縣城東門外。當年邑考(即縣考),杜友李命文武童生四百人,每人捐錢一吊,共得四百吊,加上本縣各界人士捐獻的銀兩,購買吉安會館舊址,重建書院。嘉慶二十三年(1818年),知縣張夢驥,又購置了一些土地,在原基礎上擴建。至此,共有房子二十五間。以后歷任知縣,都認真維修,到咸同年間,白旗軍起義,清政府派兵鎮壓,戰禍連年,縣城三次遭戰爭破壞,書院毀于兵燹。

     地方史志相關資料,在介紹第二座筆山書院時,僅僅提及地址在老城東門外吉安會館。那么,老城東門的具體位置,到底在今天的什么地方,一直是一個謎。

     2011年,興義市文化體育旅游和廣播電影電視局,出版了一套關于興義地方歷史文化的叢書,其中的《百年永康》第15頁“興義縣城市復原圖”中,東門的標記位置基本無誤,東門對著昭忠祠,即原來的興義軍分區招待所,現改建成了八一公園。但圖中標記的花水河上的橋梁,是錯位、不準確的,牛鼻子橋不是正對著昭忠祠,而是在今天的大佛洞正對面,這座橋至今仍然存在。從而給人造成了理解上的錯誤。

     同一時期出版的《興義史話》,“興義縣城市復原圖”與《百年永康》為同一張圖,錯誤也是一樣的。有人提出,吉安會館在今天的三月橋附近一帶,是不準確的。這是因為,沒有弄清楚老城東門的具體位置,是在什么地方而造成的理解、認知上的偏差。

     筆者在2019年10月的一天,與劉坤躍先生,前往實地考證,走訪了健在的李世雄老人。李世雄在其著作《風云貴州》中這樣寫道:“……老城有兩條街,一條是皮匠街,皮匠街是老城街出東門的主要通道,長約兩百米。另一條是從南門內彎曲過來連接東門的螺絲彎街……”

     皮匠街,即是今天興義市紅星路小學斜對面,一條寬度不過幾米的小巷,但它的另外一個出口,就是在1748年修建的老城東門。

     理清了這一點,我們就可以知道,第二座筆山書院,到底在今天的哪個位置了。

     經詳細考證,興義老城的東門的準確位置,在今天興義市政府西側,原來的市政府宿舍位置,即因棚戶區改造被拆遷的房屋區域,人們所說的皮匠街出口,對面即是新修的八一公園,原來的昭忠祠位置,后為興義軍分區招待所。1986年《興義縣教育志》送審稿記載:吉安會館,即軍分區招待所。故筆者認為,第二座筆山書院地址,在今天的八一公園。

 

     第三座筆山書院

     第三座筆山書院,在老城后山文昌宮,即今文昌園至興義一中欞星門往上至后山一帶。

     清光緒元年(1875年)以后,戰亂雖然結束,但讀書人沒有聆聽老師講學的處所,缺乏相互切磋的地點。當時的齋長李輝垣,以恢復地方文化為已任,將他自己位于文廟右側的地基,慨然捐出,創修文昌宮。落成之后,學生就讀于其中。月課八股和試貼詩二次,分內癢外癢兩組,由老師批改,分甲乙榜示,成為當時興義的讀書人,求取科第的階梯。人們習慣上,將這里稱為老書院。清光緒十五年(1889年),新書院建成后,此處廢置。對于這座書院的范圍,史料上只提了個大概。經筆者考證,應為文昌園至欞星門再往上至大成殿一帶。

 

     第四座筆山書院

     第四座筆山書院,在老鸛墳。

     清光緒九年(1883年),時局平靖,地方官紳創設培文局后,多渠道籌集辦學基金,勸導“官民捐資興學”,并強行沒收“匪產”“絕產”田地和會館、寺廟租谷若干,積累了大量“學田”和“學谷”。又鑒于老書院地勢高峻狹窄,不利于擴建興學。地方士紳劉官禮等商得興義知府孫清彥(字竹雅)同意并支持下,擇址于縣城東北隅老鸛墳(今興義民族師范學院老校址處)建新院,由劉官禮、趙天如、林子亨等主持建院,動用團防總局歷年庫存白銀10萬兩,加上地方百姓捐工獻料建成。共建院舍26楹,分3進院落,設禮堂、山斗堂、講堂、膳堂、齋房、教員憩息室、山長室、庶務室、教員室等。因資金充裕,建筑規模宏偉,配置了大量圖書。院門北向文筆山,此山壘石如文筆,故書院仍以山取名。門額正書“筆山書院”四字。

     上述大門,今已不復存在。大門左右的房子,是裝學租的谷倉。進門后院里,有八方形魚池。池中有長流水通過,養魚植藻其中,池周圍有石欄桿圍繞,中楹有匾,正書紅底金字“山斗堂”為額。再往后,沿階上升,就是老鸛墳舊址。十余棵桑樹,橫排一排,民國初年的時候,每棵樹的胸圍,都在合抱以上。

     本文所列照片,讓人能從中看見,那時修建的大禮堂、四合院、八方魚池以及老鸛墳上的大桑樹等,堵圖思故,讓人感概萬千。

     筆山書院對興義傳播文化知識和培養人才,促進興義社會的進步和發展,曾經起過重大作用。

     清末民初,廢科舉,興學堂,第四座筆山書院,順應潮流、與時俱進,改成了興義高等小學堂。

  (《探尋筆山書院舊址》由黔西南日報社與中國黔西南網為您提供閱讀權限,未經書面授權許可,不得轉載或鏡像,黔西南日報社將保留最終的訴訟權利;書面授權后,轉載請注明來源與作者。版權聯系電話:0859-3112624)

相關信息

X
p3开机号试机号 宝利配资 极速11选5预测 河南22选5基本走势图近300期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贵阳微乐麻将 棒球比分几比几声 网上挣钱平台 吉林快3和值跨度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平特三连肖最准网站 福州麻将下载 江苏快3投注 山西福彩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体彩排列五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因素 500万彩票网比分完场